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 吴晓求:中国的金融开放需把金融五个基础设施建设好
吴晓求:中国的金融开放需把金融五个基础设施建设好

更新时间:11-18 , 2019 / 47 次阅览

  新浪财经讯 11月17日消息,第三届赣江金融高端论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与风险防范”于11月17日于南昌江西财经大学举行。

吴晓求教授发表题为“中国金融如何走开放之路?”的主旨演讲。他认为,中国金融开放需要把金融的五个基础设施建设好:一是进一步完善一个国家法律体系也包括金融法律体系;二是提高国家的法治能力和法治水平;第三如何提高市场信用体系和信用能力,四是提高人民对国家充满信心;五是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可预期性。

以下为演讲全文:

尊敬的王乔书记、卢福财校长和德旭院长,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上午好!首先我非常感谢王书记对我们人民大学一行人的热情款待,最近的活动非常多,都是要讲。非常抱歉,按照严谨的态度,是要做PPT,实在没时间做出来,幸好这些内容都是在心中。

昨天讲了一个重要演讲,今天我到了江西财大,下午华东交通大学也要去讲,明天北京地方金融局一个安全论坛也要讲,每一个论坛主题不一样,的确给我带来了严重的挑战。本次论坛是金融供给侧改革,是与中央提出的改革要求是相适应的,我要讲什么呢?

我在思考金融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开放,中国金融的开放的历史如果从加入WTO开始算起,已有18年了。中国金融开放还是相对封闭状态,也是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和中国经济全面融入世界的体系相比,中国金融开放是非常不够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未来一段时期需要认真研究如何推动金融开放,需要思考的金融问题非常多,包括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排除P2P的爆雷现象,包括如何防范局部的风险衍变成全面的风险,也包括金融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我们现在金融风险规模应该是不少的,哪个指标都很大,实体经济的感受严重缺乏资金,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民营经济更是这样。这里面是有些问题的,使得我们丰盈的水库就是流不到干旱的土地上,这就要研究是什么原因。我们还要研究,随着中国金融的开放,他的风险有多大,未来我们会不会出现金融危机。我们不要怕提出问题,有些学者都怕提出问题,学者的任务是把未来看得很严重,找到应付这些问题的办法、防范这些问题出现的办法。更深层次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我们的金融开放,特别是人民币国际化改革后,风险有多大,这个都需要评估。如果心里没有数,是开放不了的。

要把人民币进行自由交易的改革,乃至于成为国际货币之后,我们能不能忍受这种开放对我们金融市场,对人民币的冲击所带来的巨大风险。从一般的逻辑看,找不到结论,你必须要找到可以参考的样本。我不喜欢没有经过很好科学论证的结论,有的东西必须客观理性对待,你必须正视它。这个思想经济的道路,有相当多的是共性,包括在金融中的现象。特别在金融领域,整个结构模式,也会体现出更多的现代经济的市场核心元素,包涵了一般元素,否则你很难说是市场经济。我们在座的老师和学生很多都知道,比如说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力量,比如说价格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每个市场主体在资源配置方面必须是平等的,没有优劣先后,有了平等才会有自由竞争,比如说我们要保护产权和创新。在我看来,对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还是要根据中国的国情,以及是否有利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市场体系,来看待国有企业的问题。

市场经济的模式全世界没有一个统一的版本,市场的作用、价格的形成、以及如何保护知识产权等等。但是它的经济结构是有差异的,我说中国的社会从一个贫穷落后的社会已经变成走向非常开放的国家,他有他的历史原因,经济上有他自身的特点,千万不要指望这些由外国来支持。中国如果没有国有企业和经济是不可想象的,有一个如何造就充分竞争的局面非常重要。中国构建市场经济,其中最核心的元素是体现出来国有企业特征。同时要结合中国的国情,我们也不能说,有一般的规律就否定特殊性,中国是从一个非常严格的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这个特点是我们多少年来所必须走的道路,涉及到金融的问题非常多。在这个时代,非常有意思,只要你有一种开放的视野,批判的精神,科学的方法,我们随时都能找到问题。在这个众多问题里面,我曾经讲过金融的十大常识。有时候面对政策的变化,我是忧虑多于乐观。本来我是一个乐观的人,直到今天,我也不会唉声叹气抱怨这个社会。因为这个社会给我们提供了无限的舞台,给我们这么多的机会。有时候我冷静观察社会变化,有忧虑,中国的发展压力巨大,有很多原因。投资不够、投资没有信心,我们要分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投资会下降,特别是民营经济投资,为什么消费会有所不足,学者会经常用一些经济方法,做一些政策建议。有些人说,我们降低存款准备金,要刺激增长。我们可以推行结构性的方法,来阻止经济下滑的趋势,我不能说这不正确,但这解决不了问题。经济的基本趋势变成这样不是短期的,肯定有背后的原因,现在人们的预期差异很大,我们还是要创造各种办法让人们有信心。

改革开放四十年,大家都很有信心,所以才有人均从过去的不到200美元到现在9000美元,有信心肯定是由于我们采取一系列改革开放的措施,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我们要更多思考这方面的问题,因为这些现象会变成金融问题,中国金融的责任巨大。另一方面包容中国经济所遗留的风险,他还要创造一种机制,从而处于安全状态,这是金融的责任。金融改革很重要的目标要创造一种非常好的机制,让风险处于流量,金融体系如果没有办法让金融流动起来,这个体系是落后的。我们研究金融的学者都知道,评判一个金融体系的高低以及先进程度,实际看他的资源配置的效率,更要看分散风险、组合风险化解风险的能力。我们很多思考,一直停留在第一个层面,长时期处于这个状态,你会发现改革的进程是缓慢的。中国金融的改革也是缓慢的,是不顺利的。化解风险,组合风险,实际上是评判金融体系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我们必须要建设一个能够组合风险的现代金融风险体系。它的内涵非常丰富,我非常高兴的看到中央政治局的学习,有两点比过去对金融的理解要深刻的多。他们把资本市场看成现代金融的枢纽,很多人之前不同意这个看法。我在2000年后,谈到过中国金融未来出路在哪里?这个最近的中央政治局学习会议谈到,中国金融的枢纽是朝着什么方向改革,这就点出了金融改革的方向,是一个很好的提法。后来又过了一个月,我们要构建一个有弹性金融体系,主要是针对风险以及风险过后的再生能力,实际上就给我们未来提出了目标。

如果我们金融学者认真读一读每次重要会议一些公报,就能看出来我们政府对很多问题有了新的理解和新的进展,从此能找到一个正确的研究方向。如果还没找到,只能说你学习不够,只有认真学习,这才知道中国金融向何处去,才知道怎么改。否则,就会阻碍了金融方向的发展,是逆规律。

实际上我们处于开放的国家,中国要成为有影响力的国家,是要大踏步开放的,必须要和国际接轨,闭关锁国是做不到。总书记要实现崛起的中国梦,要坚定不移、大踏步实施改革开放。通过加入WTO后十八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现在有很强的竞争力,所以才有特朗普那样的荒谬决定。因为美国政府单方面提高关税实际上是闭关锁国的表现,如此世界经济还怎么发展,他完全违背了经济学的常识。国际贸易中的基本理论架构,经济上我们已经开放了,从经济的意义上,我们还有一个没有完成开放。国与国的竞争,你可以说现在制造业是一个支点,这包括高科技,这非常重要,高科技被誉为影响未来的制高点,所以才有中美贸易战到科技战,后来再到金融战。这三个东西都是非常有规律的。贸易战并不可怕,所有的贸易问题都是可以谈判的。如果不可以,就是政治的问题。科技战是制高点,是未来的争夺,金融战是神经系统。

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现代制造业是一个点,贸易规模也是,科技也是,但你会发现,最后的竞争是国家的货币竞争,我们有一本书误导了很多人。这是一个国家长期信用的竞争,也会体现到金融的竞争,涉及到资源配置的竞争,分享资源的竞争。

最后你会发现,一个大国,之所以成为大国,成为有影响力的大国,本质上不在于有多少核弹头,也不在于有多少航空母舰,也不在于你的国际贸易排第一或第二,最重要实际上是金融的能力。涉及到他在全球资源配置的战略,涉及到全球分散风险的能力,这个是要高度认识到他的战略价值。美国100年的经济增长,美国有很强的竞争能力,美国经济长期维持在2%-3%的增长。对于那些相对贫穷的国家的确需要高速增长来快速解决贫穷问题,虽然长期的快速增长可以达到一定的规模,但是他的经济脆弱性是存在的。因为他没有办法,没有时间消除,我们有时候走的太快,有时候还是要歇歇。如果我们的供给系统跟不上,会带来很多问题,而我们留下的问题对未来产生重大威胁的因素,要解决消化掉。

一个国家经济的最后竞争就是金融的竞争。刚才我说了,美国这样一个成就,当然可以总结很多,最重要的原因是它有发达的教育,世界前100高校,美国占41所。中国要建设现代化的国家,必须建立一大批世界一流高校。我现在是教育学会,高等教育的理事长,前些年有个大会,主题就是世界一流大学与中国的发展。他们太注重资本了,他们以为有了资本什么都有了,实际上有了中国一流大学就什么都有了。重要的还是思想,因为只有先进的思想才能引领未来。之所以重视大学建设,是因为大学有先进的思想,有科学研究,有他的特殊使命——培养人才。培养人才是基本目标,科学研究不是简单地弄一些比较简单的模型,推演出道理,如果大学都流行这样的研究,就不是一流大学。

美国作为今天一个超级大国是因为有美国一流大学,有了一流大学就有一流人才,有了一流人才就有一流创新。什么叫人才?人才可不是简单的考试成绩,要铭记在心的是,一定是要有创造性的思维,这个排第一位。如果他只是遵从原来的规则,如果技术是相同的,怎么升级?会思考的人才就是一流的人才。我们要倾听年轻一代的想法,我对教育有越来越多的思考了。我们要在2035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国家,2050年要实现强国,如同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中,深圳之所以有深圳,是因为那个时代解放思想,人们实事求是。正是因为这个,我们闯入很多无人区,不克服那些无人区,怎么实现强国梦想,去开创一个又一个伟大事业。我们要需要更多的有先进的思考,有创新精神的,能够把握未来的人才。美国的这样一个成功,我们要学习的,要研究。我们还是个人均GDP为9000元的国家,还没有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准。还需要3-5年。我们要研究那些发达国家怎么发达起来,要研究那些低速增长的国家是怎么高速发展起来的,还要研究很多新型经济体为什么没有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这些面临的问题都是值得好好研究的。

如果我们自满,自以为是,不谦虚,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不容易的,即使跨越了也会退回来。巴西,阿根廷就是个案例,他们曾经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国家,他们始终跨越不了这个陷阱,这其中的道理是人才跟不上,有什么东西约束了他。我去过巴西,看看他为什么跨越不了这个陷阱,南美人个个都很阳光,生活很简单,晒晒太阳就可以了,教育也不怎么发达,没有多少雄心。中国人不能这样,总书记讲,中国要崛起,要成为高速增长国家,而且要向更高的目标挺进,教育和人才很重要,虚心学习很重要,要坚持四个自信。我们是有道理的,哪个国家过去40年把14亿人从贫穷走到小康,但自信并不等于自满。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故步自封,所以要自信也要学习。有一个是很多人忽视,美国金融的价值对金融的崛起所起到的重要意义,美国的金融的核心作用在哪里?以前美元是霸权货币,但现在有些国家正在去美元化,这是因为美国变成一个高度不确定的政府,所以大家都希望人民币应该崛起,应该开放。

在这个大背景下,美国金融的作用对于美国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是需要研究的。美元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国际货币,美国的金融市场仍然是重要的,这两点,我们还不能怀疑。有可能未来会走下坡路,美国的金融非常发达,它把高科技变成新型产业,加快了科技到产业的发展,推动了经济结构的转型,美国的金融作用不仅仅在美元。美国金融创新是很务实的,都是围绕着实体经济和需求进行一系列的创新,从而推动了整个金融的体系的改革,金融创新和金融风险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要不敢提,就看你背后提的问题是什么?

不要以为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只是提供融资服务,但更重要是提高全社会的风险分散机制和财富组合的机制。要完成金融服务,前提要推动金融改革,它也有两种途径,一是要提高金融服务,二是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就是金融创新,这里面就谈到,这个中国金融开放怎么走下去,我今天不讲,我有几句话概况:一是改革金融风险,提升金融安全,第二,来自于科技,重构提高金融的效率,而且提供多样性对于融资的自由选择,这些都是我们改革的重点。要发展资本市场,改善金融的市场结构,提升金融的流动性,这句话背后都有内容。除此之外,如果是金融内部改革可圈可点的话,中国金融开放还是过度犹豫,我们采取谨慎的态度可以理解的,我们的GDP超过90万亿人民币,市场化如此之高,可是我们的金融开放并没有有效的推行,并没有达到既定的目标。金融开放有两个重要指标,人民币是不是可以自由交易的货币,是不是实现了国际化。国际化的前提是人民币可以自由交易。在这个方面没有完成,我们是走走停停,采取的是试错的改革。之后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都表明我们是试错渐进式的措施,实在是提醒我们中国金融的体系很差,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但是我们基础设施跟不上,完全忽略了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这样的话金融的开放会带来很大的麻烦。什么是金融建设的基础设施?这要围绕着金融市场的全面开放这样一个目标,乃至于实现国际金融中心,如果承受不起,赶紧要补短板,过程中短板太多。归结起来,实现金融开放需要把金融的五个基础设施建设好:

第一,完善国家法律体系,包括金融法律体系。我们金融要开放没有法制的稳定,国际化,与时俱进,那这个开放怎么可能。这些年在不断完善我们的法制,要达到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包括法的特征和结构都是完善的。

第二,提高国家的法治能力和法治水平。你执行法制的能力和水平。执行能力很差,我们的资本市场规则,法律体系非常完善,但是执行起来很差。虚假信息披露,处罚很轻,这样执法是在纵容人们犯罪。这种法的水平是低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现象,金融法律水平低,法治能力也低。

第三,提高市场信用体系和信用能力。我们的信用系统很差,连一个像样的评估机构都没有,本来债券的定价和信用能力相关,这个都没有,个个都是3A级。有段时间我看到天天在喊口号,就是说你根据你已有的信息,给社会进行定价投资。

第四,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可预期性。我们的政策缺乏连续性,昨天是一个政策,今天是一个政策,掉头掉得太快了,金融的开放最重要是信心和预期。所以政策要有连续性,政策要对头,保持连续性。

第五,提高人民对国家制度和文化的自信。所有中国人要对我们国家充满了信心,这也是金融开放的基本前提,你要让他自愿在这里,在这片热土去经营。四十年前,中国人吃不饱饭,都挺过来的,现在我们要相信中国共产党,相信它能找到正确的路线,能找到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所以学者专家不要胡说。初心使命很重要,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初心使命最重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就是初心。人民怎么才有幸福感、安全感,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个幸福感就出来了。

这些基础设施非常重要,是我们整个中国金融开放的应该大力建设的基础设施。人民币的国际化以及构建全球金融中心一定是我们的目标。我相信,中国开放之后,如果我们加强了那五个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金融开放包括构建国际金融中心应该说很大的可能性是和日本接近的,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但是如果前面五个基础设施不做好,政策就难以想象,加强金融开放的基础设施是金融开放的前提。谢谢大家。

(来源于:新浪财经)
行业动态
联系方式       沪ICP备16048214号
上海塔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7 版权所有